专车事件的处理结果是左右互联网+能否继续的关键
2015-06-16 10:00:47
  • 0
  • 0
  • 6
  • 0

主要观点:1、将专车服务归结于传统行业是一种倒退行为;2、如何定性私家车运送服务是否触及各类法律;3、正确的处理专车事件是互联网+前进的重要里程碑

 

将专车服务归结于传统行业是一种倒退行为

交通部最新拟定草案可以分析出,出租车的服务历来是分为两大块,巡游服务和预约服务。现在交通部的思路是想把专车纳入到传统的预约服务里头去,让“专车经营者”,也就是一个“有车承运人”来从事预约服务。这样的话等于把现在的市场化专车服务装到了原来的出租车的框架里去。从这个草案的其他规则中可以看出来,政府可能会对预约专车进行数量的管控。一旦进行数量管控的话,可能对价格也会进行一些干预,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赋予了数量的限制以后,经营者取得了一定的垄断地位,所以对他的利润,对他的收入可能进行干预。因此对价格进行管制,这是很难避免的。我们看到把互联网专车,把专车现在存在的一些市场化的优势基本上打消掉了,这种思路完全是一种倒退。当然,这个草案现在还在讨论阶段,将来可能有变化。

如何定性私家车运送服务的问题

首先我们要看到私家车提供的运送服务是可以分成两类的。一类是非营业性质的,包括大家刚才说的顺风车,还有一些拼车;另一类有带有营业性质的。非营业性质的,实际上北京市政府是鼓励和支持的(参见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关于关于北京市小客车合乘出行的意见》(京交法发〔2013〕290号))。这一点是没有争议的。问题是带有营业性质的怎么办?很多人都认为只要私人从事营业性的活动,都要经过政府批准,要有营业执照,否则都是无照经营或者非法营运。实际上这个看法是不对的。从法律上来讲,私家车主对他的车是有所有权的,这个所有权包括使用、收益的权利。此处所谓“收益”权,除了指所有权人或用益物权人直接享用财产的使用价值以外,还包括运用财产获得生产收益、投资收益或者经营收益等。当然,所有权人或者用益物权人应当“依法”或者合法地使用财产获取收益。

私家车主作为一个民事主体,他在民法上也是有民事权利能力。基于民事权利能力,作为民事主体,自然可以开展一些民事活动,民事活动里面就包括了营业活动。所以,认为私人从事营业活动必须得办执照,是一个认识误区。当前社会上广泛存在的很多个人的小规模营业行为,都是可以不办执照的,也是合法的,例如:家政服务,流动商贩,还有个体电商等等。这些都是合法的民事活动。但问题是出租车这个行业稍微特殊一点,根据《行政许可法》国务院将其设定为行政许可项目。私人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以他这种民事主体的资格从事这种民事行为,进入到出租车的领域,我想这是需要划出一个界限的。私家车进行的小规模的盈利性的运送服务,我觉得是可以接受的,关键是它的规模和范围。实际上互联网的打车软件平台为划定这个范围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技术支持,有很好的方法可以来界定。比如说界定一辆车一天接多少单,什么时间,什么地段,这样的话可以在高峰期由私家车提供一些运送服务,这样可能对相关的利益群体影响也不是很大,在现阶段可能更容易接受。

正确的处理专车事件是互联网+前进的重要里程碑

首先就是要纠正观念误区,私人可以用自己的财产从事民事活动、小规模的营业活动;其次,现在互联网打车软件平台是一个非常好的工具可以给提供运送服务的私家车限定一个比较清晰的范围,也可以对相关的当事人的资质、利益、风险的分配进行事先的安排。所以互联网+为解决这些问题提供了很好的基础,应该在这个基础上往前推进,而不是退回去,变成互联网-,又回到传统的出租车计划经济的思路。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